<samp id="jon04"></samp>
        1. <p id="jon04"></p>
          1. <p id="jon04"></p><tr id="jon04"></tr>

          2. <bdo id="jon04"></bdo>

            遠山的回響|“硬核”侗族大哥復古傳統牛耕:在祖先的創造里找答案

            來源:央廣網編輯:白峰發布時間:2021-12-14 查看數0

            編者按:

            村莊中,汗水滴下種子發芽

            遠山里,忘我耕耘,希望在茁壯

            央廣網特別推出系列報道《遠山的回響》第二季

            記錄鄉村振興的新農人故事

            譜寫新時代的山鄉巨變!

            央廣網北京12月14日消息 下著小雨的情舍山云霧繚繞,飄渺又神秘。

            山腳下,錯落有致的吊腳樓依山而建,雞犬聲聲。洋洞村的一戶人家在辦喜宴?!半玺~、香豬肉、糯米飯、牛癟湯……”一道道熱氣騰騰的侗族村寨美食正在上桌。

            “有牛哥”楊正熙也來了。他個子不高,身著一件黑色對襟侗布上衣,外罩印染花紋的藍色侗族布衫。搭配一條藍色牛仔褲和一雙白色運動鞋,顯得簡樸輕快。

            可能觸目皆為綠水青山,知命之年的他,眼里依舊浸滿真誠。

            “守農,守農……”從門口到入席就座,鄉親們用侗族話喚著“有牛哥”的乳名,親切又有些靦腆。他也微笑著點頭,一一回應。

            守農與洋洞村,一個離開又歸來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“有牛哥”楊正熙復古傳統牛耕,在祖先的創造里尋找鄉村致富道路(央廣網記者 張翼晶 攝)

            皆因一粒種子

            黔東南黎平縣,曾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,當地的侗族和苗族群眾以農耕為生。

            “有牛哥”楊正熙出生在黎平縣洋洞村,在家排行老二。出生后的很長一段時間,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日。后了解到與一位親戚的孩子生得相近,便推算出出生于1970年的夏天。

            一直以來,考上大學,走出這座貧困的大山是父母對他的期望。

            后來,認真讀書的“有牛哥”成為村里第一個大學生。從貴州農學院畢業后,楊正熙先后擔任黎平縣國營林場副場長,巖洞鎮鎮長、鎮黨委書記等職務。

           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2011年的秋天。

            那年,時任鎮長的楊正熙下基層走訪,在岑卜村的一戶農家做客時,嘗了一碗這家老人自釀的米酒?!斑@種酒純度高,喝起來口感好極了!”時至今日,楊正熙還是贊不絕口。

            然而,當第二年他再次登門拜訪,想要商量開發這款酒時,已經釀不出來了。因為老人去世了,其他人嫌釀酒的稻谷產量低,沒人愿意再種。就這樣,用來釀酒的岑卜村高稈小麻紅米絕跡了。

            “我當時心里咯噔一下,特別后悔,要是早去的話是不是就能留住它了?”楊正熙悵然道。

            侗族是最早種植水稻的少數民族之一,也是貴州省農業傳統保存最好的民族之一。每顆種子都有它獨特的基因和價值,是人類先民的智慧結晶。

            為了能把這些種子保留和傳承下來,經過一番思想斗爭,楊正熙決定辭去鎮黨委書記職務,成為一名科技特派員,專門從事種子的收集培育工作。

            這些年,楊正熙走訪了當地800多個村寨,收集到260多個種子品種。

            楊正熙正在黎平種子生態博物館查看收集來的稻谷(央廣網記者 張翼晶 攝)

            2014年清明節前夕,楊正熙碰著一位村民挑著最后一擔紫米稻谷下山,準備全部加工成米,來年不再種了,這意味著又一個谷種要徹底消失了。他趕緊把剩下的稻谷全部買下來。就這樣,國家多次農業普查都以為已經消失了的“胭脂米”被發現了。

            這款比普通米粒略長,順紋有深紅色米線,煮熟時色如胭脂、飯香撲鼻的胭脂紫米帶給楊正熙啟發和信心,他開始探索老品種的市場價值。

            “將收集來的老品種交給村民牛耕種植,‘活化’保育,再尋找銷路賣出去,是不是可以為百姓創收呢?”楊正熙思考道。

            于是,他捧著致富的種子回歸故鄉。

            打造牛耕部落

            因為特殊的地理生態和文化環境,洋洞村還有很多村民堅持養耕牛?!凹热皇占瘉淼氖抢掀贩N,就應該用古老的耕種方式保留特色,體現它的市場差異性?!睏钫跽f。

            于是他將買來的胭脂紫米交給有牛的老鄉種植,因為采用“牛耕+牛糞+牛草+放魚+放鴨”的“復古牛耕”方式,取名“有牛紫米”。

            種植第一年,因“有牛紫米”綠色健康,營養物質含量高,幾萬斤很快被賣完了。種植戶每畝收入3000多元,是市場上“有機米”平均價格的3倍。

            “有牛紫米”打響了名聲,吸引了更多村民想要種植。為了把收集來的種子活化保育,增加更多村民收入,2015年,楊正熙在家鄉成立“貴州有牛復古農業合作社”。

            “有牛哥”楊正熙正在給合作社社員培訓(央廣網發 受訪者供圖)

            侗寨的“鼓樓戲臺”是集眾議事的場所,村里的重要事情都在這里發布?!肚洝分蟹Q之為“聚堂”。

            這些年,“有牛哥”就在各村的“聚堂”介紹他的原生態牛耕種植?!芭8柯涞臈顣泚砹恕?,每去一地,村民們就會互相通知,感興趣的人都可以來聽。決定加入后,鄉親們就在這里按下紅手印,簽署以“侗款”形式制定的有機種植協議——《守農有牛生產律》,訂下最樸實的約定。

            該條約要求社員必須長年喂養耕牛,人工薅秧除草,田間放養魚鴨防治病蟲害,嚴禁使用化肥、農藥,由社員用自家耕牛、土地和家族信譽作履約擔保。違反者處罰三百斤米、三百斤酒、三百斤肉,開除社籍。

            加入合作社的社員需簽署入社申請(央廣網發 受訪者供圖)

            如此嚴格的原生態種植模式得到了一批消費者的認可?!坝信C住迸c上海、廣州、深圳等城市的一批銷售商建立了穩定的產銷合作關系。其生產方式還多次被亞洲有機聯盟選作典型代表,參加國際有機活動展出。2020年,“有牛米”銷售80萬斤,收入1160萬元。

            “有牛哥”成功在傳統耕作中找到了一條與現代農業嫁接的新路徑,使傳統牛耕在為山區致富中煥發出新的生命力。

            2016年,楊正熙正式申請回到家鄉,當了一名駐村扶貧干部。他將原來洋洞村梯田間修建的“牛棚”改建成“小木屋”,經營“牛棚客?!?,開展“千牛同耕”活動,創建“洋洞有機小鎮”,打造了集“有牛米”種植和鄉村旅游為一體的“牛耕部落”。

            修筑于梯田間的“牛棚客?!保ㄑ霃V網發 受訪者供圖)

            森林、村落、溪水、梯田,這些自然元素吸引著一批批向往田園生活的外來游客。徐先生是一位廣州的生意人,2018年他和妻子來到洋洞村,購買了一棟“小木屋”,工作不忙時就居住在這里,成了洋洞村的“新村民”。他說,在和村民們一起“打谷子、插秧、種菜、刨地”時,總能想到兒時生活的場景。

            2020年“牛耕部落”品牌帶動總收入4770萬元,接待游客1.5萬人,旅游收入1460萬元。

            從收集種子,推行“牛耕”種植,用傳統牛耕哺育生態農業,到發展鄉村旅游,“有牛哥”楊正熙為洋洞村走出了一條新路子。

            暢想的侗鄉

            為了和家族里兩位堂哥的名字——“守仁”“守善”連起來,出生后,父親給楊正熙取名“守農”。初三時,他給自己改名“楊正熙”。后來因為推廣“有牛米”,“有牛哥”的稱呼被大眾所熟知。

            但是在洋洞村,鄉親們還是叫他“守農”。

            曾有人問他名字的含義,楊正熙認真想了想回答,“守”是“守護”,“農”是指“農耕文化”。

            清明播早種,谷雨做遲秧,季節交替,時和歲豐。

            楊正熙認為,中華農耕悠久而厚重。幾千年來,中華民族在這片土地上精耕細作,生生不息,農耕文明充滿了老祖宗的智慧。

            他希望在探索鄉村振興的道路上,能將中華農耕文化傳承下來,樹立起大眾對傳統農耕文化的自信,向內探索,在祖先的創造里找到答案,用傳統哺育現代。

            去過了很多地方,楊正熙最喜歡的是縣城旁邊的八舟村。

            他在那里修建了一座種子博物館,是一條長50多米的“L”型走廊。里面擺放著這些年收集來的260多類種子。

            黎平種子生態博物館晾曬著楊正熙收集來的稻谷(央廣網記者 張翼晶 攝)

            他經常會在那里設想家鄉的未來發展模式和方向。從傳統文化中找到新發展理念,因地制宜,守正創新,正是目前楊正熙作出的探索。

            “父母那樣辛苦培養我讀書,作為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,應該肩負一定的使命?!睏钫跽f。

            如果將“使命”這個抽象的詞具象化呢?

            “那是一幅良田美池、魚鴨嬉戲、千牛同耕、雞犬相聞的農耕文明畫卷,畫中的洋洞人都可以老有所終,壯有所用,幼有所長?!睏钫鯐诚氲?。

            洋洞村村民正在耕種(央廣網發 受訪者供圖)

            十一月的黔東南,天黑得早。

            下午五時許,村落、梯田、魚塘、樹林正在一點一點“掉進”黑夜,遠處的吊腳樓上亮了燈。

            周圍落入寂靜,“牛耕部落”的一座小院卻生機熱鬧。

            院里的柴火堆燒得正旺,火苗“滋啦滋啦”地響。市里來的客人正用木棍烤著剛捉回來的稻花魚。十米高的晾禾架旁,“有牛哥”介紹著架上的30多種稻谷,“這是黎平同禾、這是白芒禾、這是胭脂紫米……”如數家珍。

            此時,一首創作于1971年的英文歌曲《鄉村路帶我回家》和著輕竄的火苗,悠揚飄蕩。

            “藍嶺山脈,仙納度河/古老的生命,比樹齡更久遠/比群山年輕,像和風一樣慢慢生長/鄉村路,帶我回家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有牛哥”說,這是他最喜歡的一首鄉村音樂。

            如西弗吉尼亞的山河在約翰·丹佛的心中輕輕拂過,這里的情舍山、洋洞河也從未離開這位赤子的心頭。

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
            已有0人評論,0人參與
            (請登錄發言,并遵守相關規定)
              冰城新聞
              冰城新聞
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  新浪微博
              新浪微博


              哈爾濱廣播電視臺 版權所有 地址:哈爾濱市香坊區華山路1號 郵編:150036 總機:0451-87996114-轉各部

              黑ICP備0800336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0811610 國新網許可證編號:2332007009

              欧美性色欧美A在线播放
              <samp id="jon04"></samp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p id="jon04"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p id="jon04"></p><tr id="jon04"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bdo id="jon04"></bdo>